主页 > 葡京娱乐 >

夏斌:如何看2019中国经济形势?

时间:2019-06-03 15:09

来源:作者:admin点击:

  以下为演讲实录:

  一、曾经的判断

  我在2017年1月7日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曾说过,2016年刚刚过去,2017年中国经济调整的逻辑没有变。为什么?讲了四条理由,重点讲了,一是这样一个大国,市场出清过程艰难,需要一个过程,没有两、三年时间根本不行。二是民间投资预期不看好,这个问题不解决,调整转型就很难。

  还曾讲到,调整到位的标志是什么?

  (1)看能不能基本确立大体稳定的与经济增长相适应的大国消费市场。这是本轮调整转型成功的最基本的标志。

  (2)根据多年来房地产市场波动对中国经济干扰程度的分析,可以说,在全社会能否基本形成房地产市场是以消费品为导向而不是以资产市场为导向这一局面,这是本轮调整转型最后能否成功的最重要的标志。

  (3)看货币政策和货币供应能否基本回归常态。隐含的道理是,当货币供应如果回归常态,经济还能正常运行,说明过去遗留下的过剩产能、高库存及高杠杆风险已逐步得到释放,我们没有必要再继续过去以宽松的货币供应来平衡、来掩盖经济增长与金融风险之间的矛盾了。

  在其后的2018年1月6日的首席论坛上我曾说,2018年将继续2017年的发展轨迹,2018年中国经济调整转型的逻辑仍然没有变。因为多年积累的问题的解决,是需要经历一定的艰难时间,不可能因为日历从2017年翻到2018年,翻过新的一页,翻过一两个月,庞大的经济体的内在发展逻辑就立刻变化了,矛盾全解决了,不可能。那么20190522/3371.html">如何把握2018年的经济工作?工作千头万绪,我们不要为一些专家教授提出的新概念、新词汇、新判断所迷惑,经济内在的发展逻辑仍然没有变,主要要牢牢把握好两个重要维度,一是实体经济的维度,就是通过改革创新,促进新旧动能转化,在这过程中稳住经济增长。二是货币金融的维度,即2018年经济中遇到的矛盾、问题,不是突然产生的,都是基于2017年甚至以前更长时间的发展轨迹中走过来的,存在着过去货币发行过多的“痕迹”。因此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自然成为我国短期经济发展中一本难念的经。一方面要加快改革创新、结构转型、逐步释放风险,另一方面又要在这纠结的过程中守住底线,绝不能爆发系统性风险。这样,整个经济工作的主要矛盾自然表现为“稳增长与防风险”的矛盾。

  二、2019年怎么看?

  2019年的形势,稳中有变,变中有忧,环境更加复杂、更加严峻。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对于这方面的判断可以说已经取得共识。关键是具体怎么理解?选择什么样的方针政策?

  我理解,就我国经济与运行中的矛盾问题看,本身存在既有短期的也有长期的问题。既有周期性的,也有结构性的问题,这些多年积累下来的矛盾与问题是复杂的。现在,又加上众所周知的中美摩擦因素,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减速的因素以及国际地缘政治中可能暴露的新的局部战争风险,这些都是不能为我们所左右的外部的不确定,必然会给我国经济的运行增加了复杂性,多变性。

  在这样复杂、多变的2019年的内外环境下进行结构调整转型,而不是在像21世纪第一个10年世界与中国“超级繁荣”的增长环境下进行调整转型,因此过程本身是很痛苦的。因为多年积累的风险要逐步释放,企业经营困难自然加大,经济下行和失业压力也会加大,形势会是严峻的。现在,再加上最近松货币政策的意图传递到松信用、松信贷的边际效应在下降,内在的信贷需求在减弱,即宏观的调控能力在减弱。以及由于改革的滞缓,产权保护的不足,民营资本没有安全感、投资预期不看好,决定了经济周期下行的压力将进一步增加。这些压力的增加加上舆论与情绪的传染,又进一步对各类经济主体,不仅仅是民营经济等主体,普遍带来经营上的困难和压力。所以可以说,宏观调控能力边际上的减弱和微观活力明显的不足,必然使得2019年更加复杂的经济形势带来更大的严峻性。客观上我们已了解了环境形势,但主观上总感觉有些能力不足。

  从经过2016年以来“三去一降一补”多年的供给侧改革,发展到今天更加复杂、更加严峻的经济形势,由此看2019年,确实,2019年是关键的一年。大家对经济下行压力的进一步增大也已形成共识。当然减速多少有不同的预测。有的说在6%-6.5%,有的甚至说可能在6%以下。面对这种局面,采取“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是必须的。因为必须要首先稳住,只有采取逆周期的调控,稳住经济,防止经济出现断崖式的下跌,才能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然后在稳经济过程中,逐步市场出清,改革创新,结构调整,实现新旧动能转化,才能使中国经济逐步走上可持续发展的健康道路。但是,我认为,稳经济并不意味不能容忍经济增速出现适当的减缓,并不意味采取大水漫灌式的货币刺激。短期内采取救急措施是必须的,但同时必须仍然坚守经济调整转型,改革创新,促进新旧动能转化的原则。否则,中国经济容易开始步入慢撒气下的低迷增长之路。为此,中央高度重视,明确提出了下一步工作的全面要求,即“宏观政策要强化逆周期调节,结构性政策要强化体制机制建设,社会政策要强化兜底保障功能”,这是稳定经济与社会的基本要求。当然,在不可忽视的内外部新压力冲击下,具体如何操作好三者的平衡,确实很难。

  三、“六稳”首要是“稳预期”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